H-too-old論壇

H-too-old論壇
 
首頁歡迎頁日曆常見問題會員註冊登入
登入
會員名稱:
登入密碼:
自動登入: 
:: 忘記密碼
最新主題
» 24125312
周三 8月 11, 2010 4:55 pm 由 水之神

» 盗亦有道
周六 五月 22, 2010 6:37 pm 由 水之神

» 圖標
周六 五月 22, 2010 12:02 am 由 水之神

» 論壇logo
周五 五月 21, 2010 8:04 pm 由 水之神

» 網民誣蔑虐狗起底 女生需輔導 3日逾萬人加入抨擊群組
周四 五月 20, 2010 10:59 pm 由 水之神

» 個司機姓咩呢
周三 4月 14, 2010 7:49 pm 由 水之神

» 一條 絕對會使你 迷失 的……"簡單"題目
周三 4月 14, 2010 7:46 pm 由 水之神

» 逃不出的八樓
周三 4月 14, 2010 7:09 pm 由 水之神

» 十大不可思議事件
周三 4月 14, 2010 7:04 pm 由 水之神

十月 2018
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
1234567
891011121314
15161718192021
22232425262728
293031    
日曆日曆
搜尋
 
 

結果按:
 
Rechercher 進階搜尋
導航
 歡迎頁
 首頁
 會員列表
 個人資料
 常見問題
 搜尋

分享 | 
 

 彭透斯

向下 
發表人內容
水之神
管理員
管理員
avatar

文章數 : 161
注冊日期 : 2010-04-10
年齡 : 28
來自 : 唔通你老母?

發表主題: 彭透斯   周日 4月 11, 2010 1:21 pm

彭透斯


  酒神巴克科斯,又叫狄俄尼索斯,是宙斯和塞墨勒的儿子,即卡德摩斯的外孫,他被封為果實神,又是首先种植葡萄的神。
  狄俄尼索斯是在印度長大的。不久,他离開了養育和庇護自己的諸位仙女,去各地旅行,向世人傳授种植葡萄的技術,并要求人們建立神廟來供奉他。他對待朋友寬厚大方,但是對不相信他是神苰的人卻常常施以殘酷的懲罰。不久,狄俄尼索斯聲名傳遍了希腊,并傳到他的故鄉底比斯。那時候,卡德摩斯已經把王國傳給彭透斯。彭透斯是泥土所生的厄喀翁与阿高厄的儿子。阿高厄是酒神巴克科斯母親的妹妹。彭透斯侮慢神苰,尤其憎恨他的親戚狄俄尼索斯。所以,當酒神巴克科斯帶著一群狂熱的信徒來到那里,并准備對底比斯的國王闡述神道時,彭透斯卻頑固地不听年老的盲人占卜者提瑞西阿斯的警告和勸說。當有人告訴他,底比斯城內的許多男人、婦女和女孩子都追隨贊美新來的神苰時,彭透斯憤怒极了。“是什么使你們發了瘋,竟成群結隊地追隨他?你們盡是些懦弱的傻瓜和瘋癲的女人,你們難道忘記你們的英雄的祖先了?你們難道甘愿讓一個嬌生慣養的男孩征服底比斯嗎?他是一位圖虛榮的懦夫,頭上戴著一個葡萄藤花環,身上穿的不是鎧甲,而是紫金的長袍。他不會騎馬,是個逃避每場戰斗的懦夫。你們一旦清醒過來,就會看到,他實際上跟我們一樣是個凡人。我是他的堂兄弟,宙斯并不是他的父親。他的顯赫的教儀全是虛假的一套!”他罵罵咧咧地說。接著他又轉過臉來,命令仆人們把這一新教的教主給抓起來,套上腳鐐手銬。
  彭透斯的親戚和朋友們听了他傲慢的語言和命令大吃一惊,十分害怕。他的外祖父卡德摩斯也搖著白發蒼蒼的頭,表示反對。可是一切勸說卻更加激怒了彭透斯。
  這時候,派去執行任務的仆人都頭破血流地逃了回來。
  “你們在什么地方遇到了巴克科斯?”彭透斯憤怒地大聲問道。
  “我們根本沒有看到巴克科斯。我們抓了他的一個隨從,他好像跟隨他的時間并不長。”仆人們据實回答。
  彭透斯仇恨地瞪著抓來的人,大聲同道:“該死的東西,你叫什么名字?父母親是誰,家住何方?為什么信奉新的教儀?”抓來的人無所畏懼,平靜地回答說:“我叫阿克忒斯,家鄉在梅俄尼恩。我的父母親都是普通人,既沒有牲口,也沒有土地。父親只教我用釣竿釣魚,因為這套本領就是他的財富。后來我學會開船,熟悉天象、觀察風向,并且知道哪里是最好的港口,我成了一個航海者。有一次,船在開往愛琴海提洛斯島的時候,到了一處不知名的沙濰。我從船上跳下來,一個人躲在岸邊過了一夜。第二天,我迎著朝霞爬上一座山地,試試風力、風向。這時候,我們船上的伙伴們也紛紛上岸。我在回船的途中遇上他們,只是他們還牽著一個男孩,他們是在無人的荒灘上制服這個男孩的。男孩長得很英俊,像女孩儿一樣漂亮,他好像渴醉了酒,走起路來踉踉蹌蹌,跟睡著了似的,很難跟上大家的步伐。
  “‘哪位神隱藏在這個孩子的心里?’我問眾人。
  “‘不知道,我們肯定他是一位天神。’
  “‘不管你是誰,’我繼續說,‘我請求保佑我們一切順利!原諒那些將你帶走的人吧!’
  “‘你在嘀咕什么?’一名船員叫了起來,‘別向他作禱告吧!’
  “別的人也嘲笑我,我根本無法与他們對陣。他們中間一個最年輕最壯實的小伙子,其實是個凶狠的殺人犯,作案后逃亡出來,他抓住我的衣領,把我朝水里扔去。我如果不是偶然抓住船上的一根繩索,肯定會淹死。這時候,大家七手八腳地把男孩拖上大船,他躺在那里,像是睡熟了。后來,他被大家叫醒,于是來到船員中間,大聲問道:‘你們為什么大聲喧嘩?我怎么會來到這里?你們要把我送到哪儿去?’
  “‘你不用害怕,’有一個陰險的船員回答說,‘告訴我們你愿意去的港口,我們將按照你的心愿,把你一直送到那里。’
  “‘好吧,’男孩說,‘請你們把船開往那克索斯島,那里是我的故鄉!’
  “這批騙人的水手假心假意地答應他,并且吩咐我立即揚帆,准備啟程。那克索斯島位于我們的右邊。可是當我升帆時,他們卻向我眨眼低聲說:‘你這個笨蛋,你在干什么?你難道瘋了嗎?向左!’
  “‘我不明白,那請你們換一個人來執行命令!’說完我就退到一邊。
  “‘好像航行真的离不開你似的!’一個粗暴的人嘲弄地說,同時走上前來,升起船帆。就這樣,那克索斯在右邊,船卻向著相反的方向前進。男孩似乎這時才發現他們的騙局,他嘴角挂著一絲冷笑,在后甲板上眺望著大海。他佯裝絕望的樣子,哀求著:‘呵,水手們,你們答應把我送到那克索斯,現在行駛的方向錯了!你們這批人欺騙一個孩子,那是沒有道理的。’水手們只是嘲笑般地看著他和我,手上不停地划槳,沒有改變方向。突然,船拋在海上,一動也不動了,好像擱淺似的,不管水手們如何用槳划水,都無法前進。一會儿,葡萄藤纏住了船槳,藤蔓攀上了桅杆。
  “巴克科斯——原來男孩就是他,神采奕奕地站在那里,前額束著葡萄葉做成的發帶,手中握著纏著葡萄藤的神杖,在他的周圍伏著猛虎、山貓和山豹。香甜的葡萄酒味傳遍全船。水手們嚇得跳了起來。第一個人剛要叫喊,發現他的嘴唇和鼻子已連在一起,變成了魚嘴。其他人還沒來得及發出惊叫,就遭到了同樣的命運:他們身上長出了藍色的鱗片,脊背彎曲起來,雙臂縮成了鰭,而兩只腳早就變成了尾巴。所有的人都變成了魚,從甲板上跳入大海,上下漂游。船上一共20個人,只剩下我安然無恙。不過我四肢發抖,隨時等著失去我的人形。可是,巴克科斯卻友好地走上前來,因為我沒有傷害過他,所以他說:‘你別害怕,請把我送往那克索斯。’當我們到達那里時,他把我拉在祭壇旁,將我封為侍候神苰的仆人。”“我們已不耐煩听你這套廢話,”國王彭透斯叫道,“來人,把他抓起來,叫他受千种苦刑,然后把他押在地牢里!”奴仆們遵命把他捆綁著關進了地牢。可是一只看不見的手卻把他放走了。
  國王十分憤怒,開始大規模地迫害巴克科斯的信徒。彭透斯的生身母親阿高厄和几位姐妹都參加了熱烈的禮拜活動。國王派人捕捉她們,并把巴克科斯的信徒都統統關進大牢里。可是,沒有任何人的幫助,他們的手銬腳鐐自動脫落,監獄的門大開。他們怀著對巴克科斯的敬仰,回到了樹林里。派去捉拿酒神的仆人也惶惑地走了回來,因為巴克科斯微笑著甘愿讓他套上枷鎖。巴克科斯站在國王面前,國王盡管不想看,但酒神的年輕美貌仍然吸引了他的目光,他感到惊訝不已。但他還是頑固不化,把酒神作為盜用巴克科斯的名字的騙子。國王叫人給酒神釘上重鐐,關在靠近馬廄的一個山洞里。可是酒神一聲令下,隨即地動山搖。洞口的磚牆被震塌,手腳上的鐐銬也松開了。他安然無恙地走了出來,回到他的追隨者中間,顯得比以前更漂亮,更英俊。
  又有一名報信的人來到國王彭透斯面前,向他匯報那些狂熱的婦女們在樹林里作出的奇跡,而他的母親和姐妹們正是這批婦女的領頭人。她們只要用手杖敲擊岩壁,石頭縫里頓時流出了清泉和美酒,溪水中流淌著牛奶,空心的樹干里滴出了蜂蜜。
  “是的,”一位打探消息的人補充說,“如果你自己在場,親眼看到神苰,那你一定會朝他跪下去!”
  彭透斯更加怒不可遏,他命令全副武裝的步兵和騎兵去驅散大批信徒。不料巴克科斯卻親自來到國王面前,他答應將女信徒一起帶來,但國王必須穿上女人的衣衫,因為他是男人,而且還未入教,女人們會把他撕成碎片的。國王彭透斯非常勉強而且怀疑地接受了建議,他跟在酒神的后面,走到城外,這時卻突然中了魔法,這是万能的神苰送給他的教訓。他好像覺得眼前有兩個太陽,一個雙倍大的底比斯城,每一座城門都是原來的兩倍高,而巴克科斯在他看來卻像一頭公牛,頭上有一對巨大的牛角。他充滿著對巴克科斯的激情,祈求得到一根神杖,他拿到手上,興奮地往前跑去。
  他們來到一座深山大谷,周圍布滿了松樹。巴克科斯的女信徒們聚攏過來,向著她們的神苰唱著頌歌,她們用新鮮的葡萄藤纏著她們的神杖,但彭透斯已經雙目失神,也許是巴克科斯故意引他走迂回的路,所以他沒有看見狂熱地聚攏過來的婦女們。現在,酒神把一只手伸向天空,奇跡出現了,那手一直伸到他抓住的松樹的樹冠上,將它彎曲下來,就像撥弄一根柳樹的樹枝一樣,然后讓彭透斯坐在上面,讓松樹慢慢地回到先前的位置。奇怪的是彭透斯卻沒有掉下來,他穩穩地坐在高高的樹冠上。山谷里許多巴克科斯的女信徒都看到了國王,可是國王卻看不見她們。這時候酒神狄俄尼索斯對著山谷大喊一聲:“婦女們,他就是嘲笑我們神圣教儀的人,懲罰他吧!”
  森林里沒有一片樹葉顫動,沒有任何生物的聲音。巴克科斯的信徒們抬起頭來,她們听到了教主呼喚的聲音,頓時飛快地奔跑起來。仿佛來自神苰的差遣,在狂歡中她們穿過湍急的河流和密密的叢林,終于走近了,看到坐在樹頂上的仇人,她們的國王。她們先是扔石塊、折斷的樹枝和神杖。可是這些東西都扔不到國王所在的樹冠上。后來她們用堅硬的櫟樹棒挖掘松樹周圍的泥土,刨出了樹根。大樹轟隆一聲倒了下來,彭透斯和樹身一起栽倒在地上。酒神在彭透斯的母親阿高厄雙眼上畫了符,所以她認不出自己的儿子。現在她首當其衝,做了一個懲罰的手勢。這時國王大惊失色,突然恢复了知覺,高喊一聲“母親”,想扑進母親的怀抱。“你還認識你的儿子嗎?我是彭透斯,是你在厄喀翁家時生的儿子。可怜我吧,千万別懲罰你的孩子!”但這位巴克科斯狂熱的女信徒,卻口吐白沫,斜著眼睛看著他,沒有認出他是自己的親生儿子,她所看見的只是一頭凶狠的野獅。她一把抓住儿子的肩膀,猛地拉斷他的右臂。她的姐妹們蜂擁而上,拉下了國王的右臂。一群婦女瘋狂地奔上前來,七手八腳,每人從他身上撕下一塊皮肉。阿高厄又伸出血淋淋的雙手,緊緊地擰住儿子的腦袋,將它穿在她的神杖上,仍然以為那是一個巨大的獅子頭,并且帶著它興奮地穿過基太隆的樹林。
回頂端 向下
http://htooold.365bbs.tw
 
彭透斯
回頂端 
1頁(共1頁)

這個論壇的權限: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
H-too-old論壇 :: 休閒天地 :: 神話故事-
前往: